悉尼fc小球多吗

首頁  >  資訊  >  張家界開發的大功臣-吳冠中國畫大師

張家界開發的大功臣-吳冠中國畫大師

來源:張家界 作者:張家界 發布時間:2019-04-02 132
吳冠中 您永遠活在張家界的青山上

  吳冠中 您永遠活在張家界的青山上


  2010年6月25日23時,最早發現張家界的"伯樂吳冠中大師悄悄地走了,揮一揮手,不帶走一片云彩。

  感恩的張家界165萬各族兒女沉浸在難以舒解的悲痛之中,何以寄哀思,唯有悼吳公!

  張家界一號首長市委書記胡伯俊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代表張家界市委、市政府和165張家界各族兒女在第一時間赴京吊唁。2010年6月28日15時,胡伯俊書記、市政府駐京辦趙清平主任和我本人來到吳老位于芳古園的家中,我的藝兄、吳冠中先生的大兒子吳可雨開門迎客,我們一眼就看到一個超級簡樸的靈堂:一張吳老晚年講座的黑白照片,似在指點藝術江山。照片下是黑色的《吳冠中全集》,全集下是一塊藍白相間的江南蠟染布,邊上是一個白色花籃。空氣在凝固,呼吸在急促,淚在打轉,心在沉重,一鞠躬、二鞠躬、三鞠躬,我們向張家界開發的大功臣鞠躬致哀。

  一、吳冠中與張家界山水的藝緣

  藝術是需要機緣的。作為一生為祖國山河立傳的一代藝術大師與張家界相識且相知,就是機緣所致!

  我的藝兄吳可雨先生回憶道:1979年歲末,湖南省委為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湖南廳張掛巨幅湘繡《韶山》,約請我父親在湖南賓館做巨幅油畫《韶山》。畫畢,省委領導問我父親有何要求,我父親回答說愿借貴省一輛小車,在湖南境內自由奔馳半個月,搜盡奇峰打草稿。省委領導同意了,我父親如魚得水,車入湘西,多次聽當地老鄉說,有個張家界風景好,應該去畫。那時張家界只是大庸縣北一個林場,名不見經傳,景不見真容,閱山無數的我父親以為老鄉扯卵談,猶豫再三,最后才在尋美好奇心的驅使下決定探一次險吧!

  那時,通往張家界林場的只有一條運木材的坑坑洼洼的土路,我父親像坐在搖籃車里開進林場的。進入林場,我父親就被張家界舉世無雙的美徹底震撼了。他的第一美感就是:這里的秀色不讓桂林,但峰巒比桂林神秘,更集中,更挺拔,更野……獨具赤腳山村姑娘的健壯美!

  為了搜盡奇峰打草稿,吳老當時就住在林場工人的工棚里。吳可雨先生告訴我們:沒有畫案,我父親請林場工人把伙房里搟面用的大案板抬到山腳下當寫生畫板。餓了,就啃幾口隨身帶來的冷饅頭和冷紅薯。渴了,就喝幾口山里流出來的山泉水。在只點樅油燈的沉沉夜色里,我父親躺在幾塊木板拼成床的工棚里數天上寒星,聽夜鳥呢喃,聞野獸夜行。這位省里下來的"大干部如此吃苦耐勞,讓林場工人都覺得不可思議。就這樣,三天下來,我父親畫了五幅水墨風景,一幅寬兩米、高一米的《張家界》猶其驚艷畫壇。

  吳可雨先生回憶說:從張家界林場下來,我父親寫了一篇足以傳世的小美文《養在深閨人未識——一顆失落的風景明珠》,發表在1980年元旦的《湖南日報》上。我父親在文中飽含深情地述說:"為了探求繪畫之美,我辛辛苦苦踏過不少名山,覺得雁蕩、武夷、青城、石林……都比不上這無名的張家界。我父親回京后,把他在張家界的新發現告訴了湘西籍的藝術大師黃永玉,黃永玉又告訴了香港攝影大師陳復禮。因為三位大師在海內外藝術界和政商界的公信力和影響力,一顆失落的風景明珠從此走出深閨,并且星火熠熠了。冥冥中注定,吳冠中此生與張家界有緣!

發表評論

提交 驗證碼:
悉尼fc小球多吗 分分时时彩 临平名鼎娱乐会所开放嘛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快三大小单双预测软件手机版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最精准的五分快三计划网址 9.7反水怎么刷 快3玩大小单双的诀窍 网赌AG百家了作弊 毛富挂机模式 快三和值技巧选号口诀 网赌出黑出分技术教程 时时彩后一两期六码